热门排行

在路上捡到41万元钱是种什么体验?武汉男子:第一反应是纸钱

编辑: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08-13 14:03
内容摘要:   我将带动更多群众参与文化活动。 从中国道路的实践中发现创作主题、捕捉创新灵感,深刻反映我们时代的历史巨变,为时代画像、为时代立传、为时代明德,使之展示于世界并成为后人了解我们时代的窗口,是当下中

  我将带动更多群众参与文化活动。

  从中国道路的实践中发现创作主题、捕捉创新灵感,深刻反映我们时代的历史巨变,为时代画像、为时代立传、为时代明德,使之展示于世界并成为后人了解我们时代的窗口,是当下中国文化的使命和任务。阐述中国文化的时代特性,不仅要看它所面对的社会发展情况,也包括文化自身生产方式的转变从线下到线上,新业态、新模式重新塑造了中国文化的产业链条。

  ”达娜说,她相信,美丽的新疆一定能引来更多游客,呈现更旺的人气。

    到北京四个月后,“文化大革命”爆发了。无处不在的高音喇叭和满墙的大字报弄得人心惶惶。赵宗仁老师向《西藏日报》社汇报了学校的形势,报社发来电报通知全员立即返回报社。  1966年9月,她们一行人坐火车转汽车,在路上颠簸了七八天之后,终于来到久别的拉萨。

  如此追杀管中闵,已经产生了寒蝉效应,未来还有谁敢步他的后尘来竞选台大校长呢!  管中闵被民进党“追杀”一事说明:后冷战时代,杀死民主的凶手不会是军人,而是民选的领袖,他们穿着“合法”的外衣,用各种的借口来整肃异己,来扩张权力。  管中闵日前的声明引用了金恩博士的一句话,“最终极的悲剧不是坏人的压迫与残酷,而是好人对此的沉默。”在管中闵案中不要说好人了,台湾政治精英的沉默就已暗示台湾民主暗淡的未来。[责任编辑:李杰]

在路上捡到41万元钱是种什么体验?武汉男子:第一反应是纸钱

一觉醒来看到马路上有41万现金这是种什么经历?最近武汉的郑先生就体验到了第一反应是纸钱9日晚7时,50岁孝感男子郑学明对长江日报记者讲述:今天上午我收了一些废铁,下午3点钟左右,我从板车上睡了一觉起身,抬眼就看见一个红色手提袋正在街心,离我不到10米远,袋口敞着,袋里大叠的钞票看得很清楚。 不怕你笑,第一反应以为都是纸钱。

说起事发时情况,郑先生带着笑,大概看了不到1分钟,我走过去,把袋子捡起来,周围也没人注意到我。

拿回板车旁边细看,一打一打的百元现金,我呆了8到10分钟,才意识到,这全是真钱。 郑先生坦言,当时真的挺慌,哪里捡到过这么多钱,他平日以拾废品为生,和妻子租住在几公里外,每天都在江汉路附近找活干。

惊慌平息后,他拿出手机,拨通了110,你好,我在江汉二路保成路路口捡到一袋钱。

几分钟后,巡逻民警就找到了他。

失主雨中骑电动车赶路停车时才发现手提袋没了巡逻民警找到郑先生时,他坐在拖运废品的木板车上,手里正拿着一个红色塑料手提袋,袋内全是红色的百元现金。

他们来到武汉市江岸区大智街派出所,正巧失主正在派出所查监控。

当天下午3时30分,55岁的施女士慌张地冲进江岸区大智派出所,我骑电动车路上弄丢40多万元现金,请民警千万帮我找到!施女士回忆,下午3时许,她骑电动车准备去附近银行,随车带着装有现金的红色塑料手提袋放在踏板上,用双脚微夹住固定。

途中突然下了一场阵雨,她冒雨只顾看路,等停车时才发现脚下的手提袋没了。 通讯员唐时杰供图当天3时38分,大智派出所接到110转来警情:一位郑先生在江汉二路捡到一个手提袋,内有大量现金。 郑先生把钱交还派出所,民警现场清点核实后,将钱还给了失主施女士。 民警现场核实后,将钱还给失主通讯员唐时杰供图施女士不断感谢郑先生,他却一直摇摇手,说,我还是读过书的人,知道该做什么,这不算什么。 他们送来1万元公益奖金10日15时,在武汉市汉口保成路路旁的廊道里,长江日报记者见到50岁的郑学明,他正跟街坊聊天。 见到记者抵达,街坊问他为啥有记者找你,他笑呵呵地不肯说自己做过些什么。 刚收来一堆废弃灯带和随之拆下的木架放在他身后的板车上,身高不到170厘米的郑学明理了个利落的寸头,发色已有微白,他皮肤黝黑,白色短袖衬衫因洗太多次有些起毛,一侧衣袖上还有3个小破洞,但他一直笑呵呵的并不在意,只拖着车大步走着。

长江日报记者随他走到300米外铭新街上的一家废品回收站,他熟练地将不同物品细细分类,放到回收站里指定的位置,从老板手里拿回29元现金,清点后放进口袋。 10日下午15时20分,湖北省体育彩票管理中心武汉分中心主任甘有林,在江汉一路保成路路口见到郑学明,他和同事来此,是为了给郑学明送奖金。

甘有林向长江日报记者介绍,9日,看到长江日报融媒体报道郑学明拾金不昧的善举后,他和同事都大受感动,10日找到郑学明,给他送来1万元奖金和慰问品。

郑学明本欲拒绝,听众人解释这是公益奖金后才点头收下,并再三向众人道谢,直说自己也没做什么。

捡到这笔钱数目确实不算小,我怕要十年才能赚回来,但也从没想过要拿。

郑学明回忆,他确定捡到的是真钱后没给任何人打电话,而是直接在路边找了个年轻小伙询问如何报警,接着就拨了110电话。 10日17时,郑学明提前收工,带长江日报记者来到他租住的单间里。

这间不到9平方米的城中村一楼房间每月租金300元,自来水和洗手间都在院内,与他人共用,房间里摆着的办公柜、玻璃货架、木柜都是郑学明经年积攒下的旧货,他和妻子已在这住了7年。 郑学明的妻子来汉做家政保洁十几年。

今年妻子检查出轻微肾积水症状,二人每天在家做好饭次日带饭出门,晚上忙完回来,也就是吃晚饭的时间可以相互聊聊天。

淳朴的他对记者只说,我们就是晚上回来做饭休息,住哪都是一样住。

郑学明的儿子24岁,在广东打工,今早在电话中听妈妈讲述爸爸的善举,也赞爸爸做得对,这钱不拿是对的。

而妻子昨晚在饭桌上听到丈夫提起捡到41万多元送回的事情,她也点点头,没说过一句旁的话。

我们都是踏实做事,踏实生活的人,不是自己的钱,肯定不拿。

郑学明坦言,对未来生活他还是很乐观,儿子能健康平安踏实养活自己,他和妻子都有事忙,就够了。 给朴实的郑先生点赞记者:夏奕通讯员:束继泉陈善宝实习生:淡庆图:记者任勇摄编辑:朱佳琪。

你可能也喜欢:
最近更新